《無性不寫》專欄文章

是滿滿套路還是內心脆弱?

作家|Cathy Blakeshaw 聽後感

【文 / Cathy Blakeshaw】渣男被浪費時間與不愛的人相處的故事,究竟是很讓人抱不平?還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和自己獨處,不想讓自己空著,而打造的隱藏版人設?而被兵變的故事,是否從故事一開始的很值得安慰,變成用來欺騙女人憐愛的套路?

繼續閱讀 →


到底誰可以講黃色笑話?

作家|Denny 聽後感

文 / Denny】其實「性騷擾」一點都不遙遠,它不僅發生在公眾人物圈,更是頻繁存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無時無刻、不知不覺的上演著。你覺得性騷擾該怎麼定義?這次我們用「黃色笑話」為主題,來切入、討論吧?

繼續閱讀 →


【駐站作家介紹】吐司里思

作家介紹 作家|吐司里思

樂此不疲尋覓每個有靈魂的故事,希望自己熾熱的心就此與命中注定相遇。於是我書寫著「為了尋找你,我搬進鳥的眼睛,經常盯著路過的風。」

繼續閱讀 →


【駐站作家介紹】Denny

作家介紹 作家|Denny

我以為自己激情奔放,你說我含蓄內斂;我以為自己熱情瀟灑,他說我溫文儒雅。 不知何時「反差」已然成為我的代名詞。似乎在各方面都是,沒錯,各方面。

繼續閱讀 →


【駐站作家介紹】Cathy Blakeshaw

作家介紹 作家|Cathy Blakeshaw

回頭來看自己的文章,寫作動機是希望能與讀者共泣;後來更發現文字,最終是用來修復自己傷口的最佳解藥。

如果荒島生存只能選擇三個物件,蠟燭、火柴、村上春樹。

繼續閱讀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