戀琴・練情

作家|吐司里思 短文創作

文 / 吐司里思

 

以下文章建議搭配《01 五顏六色的 Hush! 》  循環播放服用

 

 

我的初吻是白色的,有蜜桃與橙香,體感溫度38°C,有琴亦有情。那幾本流行豆芽譜被堆在書櫃上,目錄上打著的星號,是我們無數夜晚的歌聲與回憶。歌詞我已不太記得,但,回想起那個吻,是輕輕的,腦海中浮現初戀情人的臉朦朧的輪廓。現在只能記得自己怦然心動過,逝去的愛情不再,終究是曲終人散。夜晚喝著紅酒時,Youtube的演算法會帶入我們的歌,我的眼淚早在當年流乾,想問青春的愛情還記得多少呢?

 

深夜裡在舊琴房練琴,是我享受與自己獨處的靜謐時光。白天的琴房外,會有學生來回走動,有時會有人探進頭來,「喀啦」的開門聲,總是把好不容易凝聚的心神再次打散。因此,我喜歡午夜後,一個人悄悄地到學院地下室的琴房,走下層層階梯,拿出藏在鋼琴後的琴譜,尋找標註好的音符,聚精會神地凝聽手指敲擊琴鍵的旋律。

 

上大學不久後,我就不再是一個人,偶爾她會陪我深夜去舊琴房練琴。那個女孩是我的初戀,會在男生宿舍門口,等我回房放下書包,而我會給她帶件外套,一起牽著手繞過學校的湖與教室,湖中的鵝低頭沉睡,新月的光從雲透出,樹葉聲颯颯,此時只有路燈還醒著。



在鋼琴前,我們同坐在一張椅子上,彈著經典的流行豆芽譜,女孩負責右手,我負責左手,我們彈「琴」也彈「情」,午夜四下無人時,可以放開自我的歌唱,唱著「心一跳,愛就開始煎熬」﹑「那些年我們錯過的大雨,那些年我們錯過的愛情」。

 

致那時單純的自己,敬青春與初戀。我們都是瘋子,可以把最真實的自己,在對方面前嶄露無遺,她會彈錯音,而我會唱錯調,但最後我們都還是會哈哈大笑,這就是談戀愛,可以卸下偽裝的殼,義無反顧地將自己的所有都交給對方,接受兩人之間的不完美。

 

一個人時是缺憾,兩個人時是完整的圓。熱戀期中的我們彼此摸索與試探,邊彈著琴,邊感覺對方在身旁的氣息與空氣中曖昧的氛圍。我的手臂不經意碰觸到她肩膀,如琴音交織,她的眼神落在我這個方向,似尋求契合。在偌大的琴房,我們最後挨在一塊,在琴房的階梯上,她靠著我冷不防地壁咚,我們的唇吻上彼此,直到現在我還依稀記得,那個吻的溫度、腦袋的空白、她的體香與口腔甜蜜的味道。

 


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