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強姦了朋友的小貓

作家|Denny 短文創作

文 / Denny

傍晚五點,天色正逐漸黑暗,她一個人在公園路停車場的馬路旁徘徊,四處張望著,貌似在等人。

我躲在她的視覺死角,遠遠觀察著她與周遭,她的手機突然響起,隨即接起電話。

我深吸一口氣,悄悄向她背後走去。而那通電話,正巧在我距離她僅有一步之遙時掛上,完美的時機,我心中這麼想。

「不要回頭,往前走」我將手強壓在她的肩膀上,輕掐著她的脖子,她只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呼聲,便乖乖按照我的指示行動。

「繼續直走,走到停車場底端」我引導著她轉向我要的方向,便把肩膀上的手給放開,讓一切看起來就像朋友那般自然。

預謀已久的劇情,正步步實現,此刻的我,可能比她還要緊張。如果她突然放聲大叫、如果她向旁邊的住戶求救、如果她突然回頭奔跑、如果她透過路旁車輛的反射看見我…心中模擬著無數種的可能發生的狀況,我感受著自己逐漸加快的心跳,同時思考著該如何應對。

「右邊倒數第二輛車,藍色的,走到後門」她依照我指示,往我指定的方向走去。

「自己把門打開」她猶豫了一下,仍伸手將門把拉開。

「坐進去,戴上妳身旁的眼罩」簡潔的指令,沒有冗言贅詞。

確認她戴上眼罩後,我將車門關上,到前座發動汽車,把座椅向前移,讓後座騰出更多的空間,足夠…足夠接著要做的事情。
我回到後座,示意她往另一邊坐,兩個人並肩而坐,此刻我的腦海幾近一片空白,機械式的回憶著模擬無數次的劇本,即便已經模擬過無數次,當它正在發生時,我依然無比緊張,沒錯,緊張的成份遠比興奮還要多。

我端詳著靠在另一個角落的她,透過薄紗外套,隱約能看見裏頭的無袖背心,居家的小短褲,和一雙再平凡不過的帆布鞋,白淨的臉龐與皮膚,還有那雙美麗的腿。是不是太順利了?怎麼沒有反抗、沒有尖叫,甚至沒有提出任何意外?意外的冷靜。

我努力壓抑,並試著隱藏自己的緊張,將手伸向她的頸部、胸部游移,肆意撫摸。原來這就是驚喜,她身上沒有胸罩!於是我更放縱自己的雙手,搓揉她的胸部。伴隨著那短促的低鳴與呻吟,我把臉貼近她的身體,企圖找到屬於她的氣味。

粗暴中帶點溫柔,我脫去她的外套,將她的背心向上拉,露出那小巧可愛的胸部,我並不是「胸奴人」因此對這樣能夠一手掌握的尺寸,更是喜愛有加的。

我把臉輕埋在她的胸前,嘴唇與舌頭毫不留情,逗弄她的胸部和乳頭,另一隻手沒有閒著,來回撫摸那雙美到極致的腿,悄悄拉開她短褲上的繩結。

我把原本貼在胸口的臉向下移,輕吻她的腹部,伸出雙手,一氣呵成將短褲給脫下。

又是一個驚喜,沒有內褲已經不足以讓我驚訝,這還是隻無毛的白虎!再仔細瞧瞧,鑲著玻璃寶石造型的肛塞,就在她的後庭裏頭。我欣賞著一切,一覽無遺。

沒有欣賞太久,因為心裏已經迫不及待,貪婪的張開嘴,一口含住她的私處,用自己的嘴唇與舌頭,竭盡所能品嘗每一分一毫,如果說要聞其香、品其味、感於韻,除了香甜柔嫩四個字,我暫且想不到其它形容詞。

再也按捺不住了,我起身褪下我的運動長褲,弓著身體試圖在有限的空間內,站在她面前。

「張開嘴,含它、吸它」我扶著她的頭靠向我的下體,她沒有絲毫遲疑,乖乖的照著指令做了。

感受著她柔嫩細緻的唇與舌,發出低鳴聲的人已然默默變成我,因為空間限制和姿勢的關係,我的雙腳不斷抖動,但我仍感受著、享受著。

我讓她向後躺,成為半臥坐的姿勢,自己蹲下身,再舔上她的私處幾口, 確認濕度足夠後,便不客氣的長驅直入了,她發出幾次短促的叫聲,雙手本能的向座椅抓了幾把,彷彿在找尋著支撐。

沒有任何安全措施,我的堅挺直接被她的私處給包覆著,那種零距離的感受是無法用任何詞語來形容的。

老實說,因為肛塞的關係,運動過程並不是很順暢,在某些角度總有點卡住的感覺。我抓住她兩腳的腳踝,向側邊猛然一拉,讓她平躺在後座,我伸手試著把肛塞拿出,本以為是很輕鬆容易的事情,不料這折騰了我一段時間,拿出來後什麼都明白了,它有將近三分之一顆拳頭大!

再次進入抽插時,感覺順暢多了,美中不足就是車內空間實在有限,我找不到好的支撐點,能夠卯足全力的活動。她的手輕抓著我的手臂,我則欣賞著眼前的一切,一個被眼罩矇著雙眼的少女,完美的身形,和那伴隨著每一次撞擊而來的短促呻吟,我正佔有著她,完完全全的佔有著她。

我需要一點休息,自己坐好後,我讓她也坐好。「繼續含它、舔它」我輕壓著它的頭,讓她彎下身,再次將堅挺放進她口中,她聽話的照做,而我掐著她的脖子,不讓她休息,閉目養神。

- - - - - - - - - - -

「我有個任務要給你」大概兩週前,遠在泰國的朋友撥了通電話給我。

「我希望你可以幫我強姦我的小貓,劇本大概是這樣的…」我們開始了一連串的討論,每兩、三天會通上一次電話,討論的部分,從地點的選定、時間安排、修正劇本、確認細節,乃至於情境模擬等等。

原定是上週五執行計畫的,隨著日子逐漸接近,我的心裏忐忑更是加深,朋友小貓的月事來潮,於是暫時延後一周,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。直到這週三深夜,收到朋友的簡短訊息「決戰星期五」五個字,那股消失的緊張感再度席捲而來。

「客官滿意嗎?」朋友傳來的這段訊息,同時附上一張照片,這是她今天的穿著,用以確認目標,我早已垂涎欲滴。

「她到現在都還是以為只有吃飯喔!怎麼辦我好期待,竟然要把自己的女友給別人強姦!加油,希望你們玩得開心,我有留驚喜給你!」正開車前往指定地點的路上,朋友在電話裡這麼說。我也很緊張,整個計畫中最不緊張的,大概就是她了吧。

- - - - - - - - - -

我扶起她的頭,示意可以停了,「面向窗戶,跪著,屁股對著我」她依照我的指示動作。

再次將堅挺放進她的身體裏,這次因為找到比較好的支撐點,抽插的頻率與力道都比先前更強,而她發出的呻吟也比先前更大一些,兩副軀體相撞時產生的啪啪聲,與零星拍打她屁股的聲音不絕於耳。強姦一個素未謀面的少女,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夢,而我正在做這件事。

加足馬力,最後一番衝刺後,我拔出來射在椅背上,意猶未盡。兩個人坐好,我摟著她,撫摸她的背、輕拍著她的頭說「好了,沒事了,還好嗎?」依稀在黑暗中看見她點點頭。

就這樣維持了兩、三分鐘的 After Care 以後,我穿起我的運動長褲,簡單擦拭椅背上的液體,把準備好的東西拿出來放在她身旁。

「給妳一點自己的空間整理,這裡有一條浴巾、濕紙巾、還有一瓶茶,妳好了再下車,我在外面等妳。」說完便隨即下車。

聽見開門的聲音,我向她望去並走向她,走到她面前再次撫摸她的頭問道 「還好嗎?」她只是帶些茫然的表情點點頭,此時我們才真正見到彼此。

我引導她到副駕駛座坐好,我也回到駕駛座。

「嗨!妳好,我該怎麼稱呼妳?」我微笑著問她「走囉,吃飯!他都沒有跟妳說今天會發生什麼事嗎?」我們從生澀的聊著,到像朋友般的聊著,開車往早就訂好的日式餐廳。


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