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我們是不曾相交的平行線。

作家|Cathy Blakeshaw 短文創作

文 / Cathy Blakeshaw

以下文章建議搭配 陳芳語 Kimberley Chen ft. 茄子蛋阿斌  ─《 沒什麼大不了 no biggie 》  循環播放服用

 

我的記事本都是你,你的生日、要做給你吃的蛋糕、要替你準備的禮物。你挑食的習慣、你只吃的蔬菜是水蓮和空心菜,你愛的品牌、你喜歡的我的樣子。夕陽下,海面上的天空是紫色的,我們之於彼此只剩藍色。

 

如果我們不曾相遇,如果我們不曾牽手、不曾坦承以待;我不會記得那一天你是怎麼離開我,怎麼沒人說我可愛了,怎麼沒人在炎熱的夏夜緊緊地牽著我的手,怎麼再也沒有人讓我這麼喜歡了。我戴上耳機,沒有車聲喧囂,沒有大雨滂沱,沒有心跳,只剩我們的畫面在腦中纏繞。我過馬路,感覺不到左腳還是右腳踏過柏油路。我瞇了眼跟新的對象打招呼,口罩裡卻面無表情。他說了我好可愛,可是我感覺不到。他牽著我的手,說他喜歡我,我麻木不仁。我們去了三間酒吧,之後回家了,他走了,我哭了。我感覺到我可以做自己了,可以再好好的想起你,好好地痛哭失聲,好好地進行日復一日的自體失戀。

 

週一要上班了,手機、錢包、鑰匙,記得把和你的回憶丟在家。「你很優秀!」「報告很棒...」,我總是回答「Chill 的,chill ...」。下班了,回家了,我一點也不優秀,如果我很棒,為什麼你不要我。我不 chill,我只會說著沒什麼大不了,再翻閱我們的相簿,淚流滿面。週三了,該是時間取消跟朋友的約,隨便找個不想出門的藉口,這樣才能好好的、再進行假日自體失戀療程。週末了,如果你不曾在日光下輕撫我的臉,如果你不曾和我在全身鏡前比劃該怎麼相互搭配,如果你不曾好好帶我去吃一頓日光和煦的早午餐,如果我們不曾一起帶你家的狗去河堤散步,現在的週末比周間難熬。

 

我肚子好餓,出門要好好繫上鞋帶,進餐館要好好擦拭餐具,這些我一個人都可以做的。我只希望你回來,這一次我不會再這麼任性,不會孩子氣,不會逞強著說我不曾真心喜歡你,因為我好喜歡你。回來的路上,我提起勇氣見了你,和好時你說我們除了當朋友,不要再有更多關係了,「我也就想當朋友呀!Chill 的,chill...」。之後我們總能巧妙的避過感情問題,天南地北地講上數個鐘頭的電話。好不容易,原來真的有喜歡到因為怕失去而捨不得在一起的人。好捨不得分開,所以好捨不得在一起。

 

今天的夕陽橘橙橙的,我們在基隆路的天橋上相視而笑。你牽著我的手,一樣習慣性地搓揉。傍晚你在我家待了一陣子,我好想對你的熾熱眼神說「沒什麼大不了,你可以傷害我。」,可還是把你送走了。我們之間只能是藍色,留我在房裡哭吧!朋友。


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