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後的我們,只是換個對象憧憬。

作家|Cathy Blakeshaw 聽後感

文 / Cathy Blakeshaw

此文為【Ep.1 - 我們的第一次 ft. 森】聽後感。

 

「對性,還是要有幻想,不然會很像是上司讓你完成的事而已,不會有特別的感覺。」 — 森,生理男,性向男。—

 

那年在我們屋簷下的雨中,你說著在我之後的經過,你將再也不懂什麼是愛、什麼是更難過。最近日月潭乾涸,今天的台北,突然又下起雨,我怎麼想起你了,在這個我們相遇的季節。我想不起自己曾經多麼喜歡你,你家的擺設卻依然清晰可見、你的鼻息和溫柔。總在進門後,掃地機器人尾隨地踏入客廳,冰箱裡沒斷貨,我愛的那支 Gigondas 酒莊 2015。你熟練地開瓶、斟酒,要我再說一次 2015 為什麼美麗?「因為南法產區的日曬長度在 2015 足足多了好幾個小時,葡萄越是肥美,釀出來的單寧酸也圓潤。」,我自豪地回答;「不是好嗎?是因為遇到了妳。一起洗澡,要嗎?」。

 

2015 雨後的夏天很潮濕,第一次,你認真地盤起我的髮絲,小小的淋浴間,瞬間就變得無比灼熱。蓮蓬頭的戲份只剩下被滑落在地,長髮也鬆落於胸前。你捧著我的臉,唇齒間都著實讓我無法呼吸,卻捨不得逃離這窒息的威脅。你的雙手逐漸往我的耳後、側頸,我感受到你重訓成繭的指關節摩擦我的每一寸肌膚。我的悶吭就像是鼓勵著你對我踰矩,好像同意著你為所欲為,卻又緊張得想逃避你的眼神。被你右手擺正了臉龐,你說:「要慢一點嗎?還是改天?」,「我想要,只是有一點害怕。」,「我們先洗澡。」。你牽著我的手,赤身走回房間的路上,忍不住從背後抱住你啜泣,「寶鼻~我喜歡你親我,喜歡你的繭,喜歡你的味道混合唾液。這樣的你,讓我想一直依靠著。」。我坐在床延抬頭靜靜地看著幫我吹頭髮的你,時不時用指腹隔著四角褲在你早已些微硬挺的肉棒前玩弄。吹風機在頭髮乾爽前熄了,「妳是不是壞蛋啊!是不是也想吹?棒棒好濕了,怎麼辦?都妳害的耶~」。那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勃起的肉棒,既赤裸又拙劣地觸碰,感受他的抖動。我好像好奇的小貓,舌尖若有似無的遊走從馬眼到冠狀溝,腦中複習謎片情節,接著輕含龜頭及繫帶。「嗯...妳好色...」。我意識到自己很享受取悅你的過程,卻沒發現自己的生理反應,唾液和淫水開始恣意地流出。「我想要你欺負我...慢慢的,欺負我,拜託..」,你將我推到床上,抱著我,慢慢地用下體互相摩擦。「喜歡...」,我的眼神逐漸鬆散,你也戴上套子,緩慢卻撕裂地微微進出。在那之後每天,直至爭執不斷、離散的那天,我們的每個眼神交錯別具心裁。每到只有彼此的空間,百貨公司的透明電梯、電影院的逃生樓梯間、深夜校園的網球場、居酒屋的角落或者東區停車場的水泥磚上,都有你的粗獷及我的呻吟。

 

後來,我忘了再也不喝 Gigondas 原因,卻一直記得 2015 的那點踰矩,帶點叛逆,卻很美好。

 

在混亂的台北,再也找不到 2015 的這支酒,就像我們都換了一個對象憧憬。

 

第一次的性或許其實很重要,對象、氛圍和情感狀態都會很深刻地刻畫在我們的回憶裡,幫我們定義什麼是自己追求「性」的初衷。後來的「性」,隨著對象和次數增加,不禁會去思考怎麼樣的呻吟更欲言又止?怎麼樣的眼神更捉摸不定?怎麼樣的技巧更讓人念念不忘?而這些最終就也和一開始追求的不謀而合,我意識到自己很享受取悅對方的過程。

 

► 現在就聽《Ep.1 - 我們的第一次 ft. 森》

 

► 立即於各大 Podcast 平台追蹤 Shout Out Sex|無性不談

https://open.firstory.me/user/shoutoutsex/platforms


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