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LLECTION OR CONNECTION?

作家|Cathy Blakeshaw 約炮

文 / Cathy Blakeshaw


IS THE QUANTITY THE MATTER, OR THE QUALITY?


嗨!⼤家,我是凱⻄。今天要探討的主題,你們是「數量派」、「質量派」,還是⾃成⼀派呢?


「約炮」顯然在這個世代已經成了可以侃侃⽽談卻⼜不能說的秘密。隨著⾝旁許多朋友也開始約炮,姐妹或兄弟的聚會中偶爾也會開始聊前次的對象舒不舒服、有什麼感受,或者下了床就封鎖。


校友們如果有接受台灣的教育就⼀定知道,當我們看著綠底帶⽩⾊⽅格的衣料,有⼈覺得像稿紙、另⼀個覺得像棋盤,就⼀定也有⼈覺得像綠⾖糕。每個⼈看事物觀點的不同,做出來的⾏為不同,想當然追求的也不盡相同。今天要探討的主題,你們是「數量派」、「質量派」,還是⾃成⼀派呢?


如果有個性愛學院,我絕對不是純⾎的數量派或質量派。約炮初期,我帶著探索後嚐到了性愛帶給我的快感,那時完全性愛成癮。平均兩週⾒⼀任新炮友,兩個⽉⼀輪,我會標記他們為 A1 到 E1(第⼆輪則是 A2 到 E2,但假設 B1 存活到我約炮史第三個⽉的那輪,第⼆輪的 B2 就會從缺, 維持 B1。),聽起來有點變態,但輪次的⽬的是讓⾃⼰不要流連忘返。在上述⾔論中,數量和品質對我來說都很重要,我需要新鮮感,也需要有質量的新對象來進⾏我的性愛旅程。直⾄某次與 D2 結束後,我突然覺得好空虛,⾃⼰的床比較好睡。腦中思辨,我真的想做愛嗎?還是只是需要慰藉和溫度?我不會拒絕對⽅嗎?還是我拒絕不了的是性愛對我的誘惑?Sh…,絕對是。


後來,我中斷了好⼀陣⼦才繼續約炮。慶幸的是,即使是偏數量派的前期,也沒遇過我⾃⾝定義中的雷炮。或許是因為我喜歡在搭上話後就單獨與對⽅聊天,聊⼯作、興趣、⾳樂、股票、運動, 這樣其實很難遇到雷砲。也有可能也是因為約炮過程中,我喜歡跟理念契合的對象做愛多過棒棒大小、軟硬和闊度。我的約炮宣⾔除了約炮以外,我們在⽣活中的關係也能是活絡且有想法交流的對象。在⼜開始約炮前,我開始著迷健⾝、看展、⾃⼰去酒吧或寫⼀些⽂字來療癒⾃⼰。等到⾝⼼靈富⾜的上個秋天,重返約炮。


對我來說,約炮好處很多,是努⼒過⽣活的犒賞(像我最近都沒去健⾝,就完全不想約炮XD)。因為會想給品質優良的對⽅最好的體驗,所以會好好健⾝、好好充實⾃⼰、好好把⾃⼰的⽣活過得更有條理,最後⾃⼰對這趟性愛旅程的滿意程度也會加乘。我想,這也是為什麼我沒辦法輕易找到炮友的原因。因為下定決⼼要約炮的我品質很好呀!所以為什麼我不能挑⼀點,找個品質好的?重點是提升⾃⼰才能找到好的對象,不管是哪種對象。就這樣,最終,我被學院徹底納為「質量派」。


無論是「數量派」或「質量派」,其實都是在每個時期的⾃⼰留下來的成長痕跡。這裡是 Shout Out Sex,我們⼤膽談性,接受與我們相同及不盡相同。這裡多的是雅量,沒有批判。所以今晚,你們是「數量派」還是「質量派」呢?


較新的貼文
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