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售價 329 元沒有約炮細節的月拋筆記本,買嗎?

作家|Cathy Blakeshaw 聽後感

文 / Cathy Blakeshaw

此文為【Ep.8 - 約ㄇ? ft. 老王】聽後感。


「一開始不需要隱瞞你的目的做一些虛情假意、噓寒問暖的事,因為對方可能會對你有所期待。而當打完炮就消失,其實對對方,很傷。

— 老王,生理男,性向女。—

 

甫恢復單身的日子,日常的痕跡裡我找不到自己的光影,需要藉由他人的認同來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。清晨貪睡的鬧鐘聲裡,午休時間的迷濛困頓,乃至睡前透著藍光的雙眸都徘徊在各大交友軟體。一早起床,我習慣一邊賴床一邊滑滑 Tinder 和 Omni,午休正是 CMB 開卡的時間,臨時被固炮爽約的週五,開啟 Just Dating 就能快速補足空缺。大概像這種模式循環了一季又九天,過程中反覆地思考我不空虛了嗎?找回自己了嗎?我玩夠了嗎?

 

 約莫在筆記本第132頁,斗大的分頁標記寫著「Game」,每個月都會更新一個分頁,朋友戲稱是「月拋的約炮筆記」。第一季裡,我遇到了七個男人。天蠍男喜歡和我聊籃球、音樂,他喜歡一進房間就把我往床上推,並點水輕撫我的每一寸。我喜歡事後的我們都會一起到他家陽台抽根菸,聊聊最近的生活,他愛的那個女孩從長灘回來了沒?「你真的很深情耶!(笑)」我說,心想著有天我也能遇到這樣的人吧?剛從德州留學回來在科技公司上班的牡羊男是某次天蠍男臨時有事,我氣急敗壞臨之下在 Just Dating 上找到的,隨即就問他「Netflix and chill at my place tonight ?」。他不太敢動作,我尻了一杯 shot 後,便作勢往他的胸膛靠上去。我記得那晚的 < V怪客 > 重複地被我倒帶回放,至今還沒看完。隔週,他一臉沒被拒絕過的高富帥問我要不要乾脆在一起,我們這番作為讓他很空虛。拒絕他後的下一季,他說他想清楚了,於是我們又打了一炮,這次他還是很空虛。「我們不要聯絡了,我只是想打炮,不談戀愛。你要是想得夠清楚,就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而不是空虛的聖人模式。我要快樂,不要責任!」。接續的日子,我與天蠍男逐漸沒了新鮮感,也退回朋友的位置,漸行漸遠。後來的幾任炮友中,我都會開宗明義講好不談感情。

 

直至魔羯男的出現,我是他第一個試車對象,對,「試車」。他的各方面條件和三觀都太好,讓人想握在手中,珍藏一輩子。他很認真,他一開始就講好是來跟我談感情的,但慾望不可能說校正回歸就轉性。憑藉著酒意,延吉街光線微弱的巷弄中,我問他:「試車嗎?...啊!我開玩笑啦!哈哈哈...只是想說現在 Uber 回家休息也是蠻貴的又不舒服,不如 share 休息的房錢。所以,要試試看嗎?...」。我的表情管理不是太好,幸好他在下一秒就把我摟過去,我也任由他的雙唇在我唇齒間的唾液交流,隨後他進便利商店買了一盒售價 329 元岡本 003。一段與他的夏日戀情就在我玩心大發之下告吹了,我發現自己沒辦法在他身上孤注一擲,沒辦法為了他就放棄探索其他舒服的可能。分開後的我們都很難過,但追求的目的不同,早早結束並選擇善終地祝福彼此,才是我們應該做的。

 

在魔羯男之後,筆記本中標記寫著「Game」的第132頁,沒有被記載的人名,許多更是族繁不及備載。充其量也只寫了對象的特徵,像是「喝得爛醉打炮」、「板橋的」、「去北投一起泡溫泉」、「建築師」和「衣服留在他家那個」。不再去正名他們是誰、什麼星座、職業,或者是第幾個 Allen 跟 Kevin。「記得細節」這件事,其實是很傷的,即使可以嘴硬著跟對方說「我找別人了!」,但在他面前有過嬌弱容貌的我們,面臨肌膚之親的離別,有時還是有幾分說不上的酸楚。我已經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,是歡愉,是忙碌生活的滋潤,不是在心中留下痕跡。

 

► 現在就聽《Ep.8 - 約ㄇ? ft. 老王

 

► 立即於各大 Podcast 平台追蹤 Shout Out Sex|無性不談

https://open.firstory.me/user/shoutoutsex/platforms


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


發表留言